🍉

【瑞嘉】我有一个秘密

格瑞视角和嘉德罗斯视角切换

OOC预警

小学生文笔

BE【慎入】

(PS:自己yy的结局)


1.
我有一个秘密

我喜欢嘉德罗斯

第一次遇见时

从天而降的嘉德罗斯

一头蓬松的金发,一条金色的围巾

一场偶然的遇见

我却永远记住了那双金瞳


灼热的像太阳一样,让人移不开眼


2.
凹凸大赛真是个无聊的比赛

只是一群渣渣们在互相残杀

我不屑的望着底下正在打斗的人

直到   çœ‹åˆ°äº†æ ¼ç‘ž

裂斩横空出现,将对方击的节节败退

有意思

我跳了下去,用大罗神通棍拦住了格瑞

“站住,你叫格瑞,是吧?”

格瑞面无表情地说

“是”

“嘉德罗斯”

说完,我直接抡起大罗神通棍挥向格瑞

“来打一架吧”

谁知他只是接住一招后径自走了

“没兴趣,不奉陪”

我看着渐渐远去的他的背影

心里第一次涌现出了兴奋

有实力的对手可不多见啊


3.
自那以后

我时常见到嘉德罗斯

总是一脸不屑,鼓鼓的包子脸,连带着黑色的星星贴纸也跟着翘了边

嘴边总是带着一点汉堡包的屑

每次见我的第一句话就是

“格瑞,我们来打一架吧”

而我只是面无表情的拒绝

我没有多余的时间来陪一个娇纵的王子玩乐

于他

他是圣空星的王,理应睥睨天下

于我

有乱麻一样的真相等着我去探寻

两个完全不同命运的人,是不应该有交集的

4.
我经常在格瑞出没的地方找他

想和他真真正正的打一架

但是他却总是在看到我的一瞬间就想转身离开

实力相当的人不应该总是惺惺相惜吗

我不懂格瑞的拒绝

就像我不懂他为什么总是奔波在一些奇怪的地方

仿佛在寻找着什么

但是又漫无目的,毫无头绪

就像我不懂他理应有更大的天地

却总是拘泥于现实


像个逃避的懦夫

5.
嘉德罗斯这个名字彻底的进入了我的生活

就像一束阳光拼命的想挤入黑暗中,去改变什么

尽管我们从来不交谈

见面就是打架

我渐渐习惯这样我躲他追的游戏

我开始反思来到凹凸大赛的目的

真相真的有那么重要吗

复仇看起来也似乎没有了以前的意义

倒不如

痛痛快快的打一架来的自在

渐渐地

嘉德罗斯得意的笑容在我脑海里越来越清晰

看起来这个九岁的王

似乎也有点可爱

走在路上

会下意识的搜寻那一抹耀眼的金色的身影

我沉浸在自己的想象中

直到凯莉的话把我点醒

“格瑞,你最近是恋爱了吗”

恋爱?


没有


我只是单纯的喜欢上了那个九岁的王

6.
格瑞终于答应了我的要求

从大厅

到荒无人烟的边境

酣畅淋漓,直到元力武器都受损

我仰躺在地上

舒服的伸了个懒腰

好久没有打得这么畅快了

格瑞收起裂斩

坐在了我的身旁

他转过头来看着我

张了张嘴“嘉德罗斯,我,,”


看着他欲言又止的神情


我坐了起来,凑近他,嘴角咧了咧

“怎么,还想再打一架吗”

他突然转过头去,捂了捂嘴

“不是”

喜欢和我打架就承认嘛

真是摸不透啊

7.

我答应了嘉德罗斯


和他打一架


当打完后

我突然清醒

为什么这么快速的就答应了他这个无理取闹的要求

我看着躺在我身边的这个小太阳一般的存在

心里几乎抑制不住的情绪一瞬间崩塌

我看着他愉悦的神情“嘉德罗斯,我,,”

喜欢你

谁知他竟然凑到了我跟前

如此近的距离

我只看到了他灿烂的金瞳

包子脸上那颗可爱的星星

甚至脸上的绒毛都一清一楚

他的嘴巴一张一合,仿佛在说着什么

我却已经没有心思去思考

吻他

我被突如其来的想法惊到

猝不及防的转过头去,用手掩饰住了我的慌张

“不是”我下意识的反驳

却阻挡不了心中已经发芽的情绪

有点糟糕

8.
格瑞最近很奇怪

感觉总是在躲着我

不得不交锋的时候

连看都不看我一眼

难道是讨厌和我打架了?

当产生这种念头的时候,

我的心脏猛的抽了一下

这是什么感觉?

我的系统分析不出来

也没有办法问雷德祖玛

只能默默忍受着这阵疼痛


过段时间应该就好了吧



9.
再次看到嘉德罗斯

已经过了大半个月

为了防止自己再次失控

我不得不开始躲着嘉德罗斯

结果这种念头反而越来越深入

像藤蔓一样紧紧的缠绕着,让我喘不过气

也许表白的效果不差呢

我怀着侥幸的心理来到了赤焰山

不出所料

我碰到了雷德和祖玛

“站住! æ ¼ç‘žï¼Œä½ è¿™ä¸ªæ—¶å€™æ¥æ‰¾æˆ‘们老大,趁人之危不太好吧”雷德拦住了我,恶声恶气的警告我

趁人之危?嘉德罗斯怎么了

我打开凹凸大赛的排名

却发现

第一排已经不是嘉德罗斯的名字

“雷狮居然偷袭老大,所以老大受伤了”雷德看出了格瑞的困惑,解释道

正当我想说什么的时候

“这不是格瑞吗,你怎么会来赤焰山,要和我打架吗”嘉德罗斯扛着大罗神通棍,从后面的山洞里出来

“老大,你怎么出来了,你的伤,,”雷德想伸手阻止他们的老大,嘉德罗斯只是拨了拨手“没事的”

我看着站在面前的嘉德罗斯

看得出来他在强撑,站着都很费力

包子脸消瘦了很多

但是却依然是那副傲世一切的样子

我想伸手摸一摸他的脸,拍一拍他的头

想询问一下他的伤情

但是理智告诉我,不应该这么做

我放弃了初来时的目的

“没事,我只是来查一些东西”

说完,我转身离开了赤焰山

这个秘密

大概是永远也说不出口了吧

10.
从外面听到了吵闹声

雷德好像在和谁争吵着什么

我挣扎着起身

牵扯到了还未愈合的伤口

“嘶.....”

我走到洞口,却看到了格瑞

格瑞

已经有大半个月没见到了吧

他怎么会来这里

我装作无事的走了出去

想看看格瑞来这的目的

“没事,我只是来查一些东西”

我看着格瑞冰紫色的眼睛

倒映着我狼狈的样子

王者是不应该被打败的

更不应该在如此落魄的时候被格瑞看到

我咬咬牙

抓住了格瑞的手臂

“不打一架就走了吗”

格瑞转过身来,推掉了我的手

“嘉德罗斯,别闹了”

11
也许一开始便是一种错误

而我却放任错误的发生,延续

到现在不可收拾的地步

我独自在寒冰湖旁呆坐着

真相,凹凸大赛,这些仿佛都离我远去

凹凸大赛马上就要结束了

已经有人开始逐渐的消失

榜单上的名字也日益减少

大家都开始互相残杀

只是为了最后的存活

我看着远处

也许是该做一个了断了




这大概是我最后一次看到嘉德罗斯

他又恢复了原先的嚣张傲慢

仿佛之前的虚弱只是我脑补出来的幻象

这一次

没有任何言语

裂斩和大罗神通棍相互碰撞的声音让我的血液也开始沸腾

而我

将献祭于我钟爱的王

12.
我震惊的看着格瑞躲过了我的一击后居然收起了裂斩

毅然而然地用身体挡住了大罗神通棍

接着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格瑞!”

我慌忙收住了大罗神通棍

站在他的旁边

看着像破布娃娃一样躺在地上的格瑞

双手不禁颤抖

为什么明明可以躲开,却不躲开呢

13
我第一次看到嘉德罗斯无措的表情

突然觉得这样的选择是正确的

也许这就是我最后的归宿

可以死在他的手下

而他,可以成功的存活

继续当圣空星的王

我伸出手

想吻一吻他脸颊上的星星

告诉他

深埋在心里的秘密

我喜欢你

然而

我再也没有那个机会了

----------------------------------------------------------------------------

为瑞嘉疯狂打Call

 @℃+♪ å“ˆå“ˆ








































【瑞嘉】嘉德罗斯今天也不想喝牛奶(一)

(第一次发文,紧张的吃手手。小学生文笔)

设定:20岁格瑞X10岁嘉德罗斯

现代Paro

(OOC预警!!)

PS:OOC属于我,可爱属于格瑞和螺丝

下午五点
到了下班的时候
和往常一样,格瑞关上电脑,裹紧了黑色的风衣,在一群人流中挤进了地铁,冬天到了,地铁里异常拥挤,窗户上白蒙蒙一片,格瑞被晃来晃去,无聊地盯着地面,想着家里的空调坏了,还没有叫人来检修,盐好像也不够了。


“叮。。长广站到了!”

清脆的女声将思绪乱飘的格瑞拉回了现实,格瑞走出站台,外面的风肆意地灌进他的脖颈,不禁缩紧了衣服,W市的冬天真是越来越冷了,天气预报说这几天就要下初雪了。


格瑞在大街上走着,身旁的人行色匆匆,吐出一团白气,黑色的树桠直直的指向灰蒙蒙的天空。


格瑞拐进了一个巷口,只要过了这个巷口就到家了


突然格瑞的裤管被拽住了,格瑞回头看,居然是一个小孩,一只脏兮兮的手正死死的拽着格瑞,身上只有一件破破烂烂的衣服,勉强可以蔽体,一头乱糟糟的金发,前面的额发软软地搭在额头上,像一只无家可归的乖顺的猫咪,眼睛是金色的,正一动不动的盯着格瑞,嘴唇已经冻成了紫色,正哆哆嗦嗦的颤抖着。

“喂,救我”

小孩终于开口了,凶巴巴的语气却因为冻的发颤而显得毫无威慑力。

格瑞看着小孩扬起的脸,脏兮兮的只有那双金瞳分外瞩目,他拨开了小孩的手,

 

“抱歉”

对于这种事情,格瑞虽然觉得可怜,却爱莫能助,毕竟自己朝五晚九地工作才勉强可以养活自己,多一个正在发育的小孩,怕是吃不消,而且,如果见到一个就救一个,自己家岂不是变成救济所了。


格瑞又看了小孩一眼,小孩死死的咬住嘴巴,抱着膝盖,小小的身子蜷成一小团,倚在墙角颤抖,真是倔强的让人心疼。

格瑞转过身走了几步,却又停了下来,他揉了揉眉心,修空调还是以后再说吧。他脱下黑色的风衣,蹲下身用衣服包住了小孩,突然的温暖让小孩瞪大了金瞳。

“和我一起回家吧,”

格瑞一把抱起了小孩。小孩把脸埋在格瑞的胸前,柔软的毛衣蹭的脸上非常舒服,他死死的抱住格瑞的脖子。

“这可是你说的,你不要耍赖”

瓮声瓮气的声音从胸口传来,格瑞低头看了看,嘴角轻微的上扬。

“不会的”


走进楼梯口,小孩便开始不安分的露出小脑袋四处打量

“对了,你叫什么名字啊”边说边绞着格瑞的毛衣

“格瑞”

“哦”

“你呢”

“我叫嘉德罗斯”

“你怎么会在那里,你的家长呢”

“不知道,我困了”

嘉德罗斯一头侧着格瑞的肩膀,迷迷糊糊的说着,好像马上就要睡着了。看得出来,他什么都不愿意透露,唉,算了,过几天安顿好了,再来问也不迟,格瑞心想。

格瑞打开家门,轻手轻脚的把嘉德罗斯抱进了卧室,居然真的睡着了。格瑞看着他睡着了还依然倔倔的鼓着的脸,顺手摸了一把,手感还不错,就是肉太少了,还要再补补才是。
格瑞把嘉德罗斯放在床上,小心的剪掉他身上的衣服,又接了一盆热水,细心的擦身,擦脸。小孩身上细皮嫩肉的,虽然脏兮兮的,但却没有一点伤痕,一看就是从小被保护的很好。
擦完身子后,格瑞把被子掖紧,走了出去。


等到嘉德罗斯起来,已经到晚上了,他揉揉了眼睛,发现身上的衣服都不见了,换上了干净的睡衣,套在嘉德罗斯的身上显得异常的空荡。

“这是那家伙的旧睡衣吧,连裤子都不给穿”嘉德罗斯扯了扯睡衣,爬下了床,发现睡衣刚刚到膝盖,像裙子一样!嘉德罗斯忿忿的想,待会一定要换回来!

他开始在房间里四处晃悠,格瑞的卧室布局非常简单,一张大大的书桌,书桌上放着电脑,和一大堆厚厚的书,一张床,一个衣柜,就没有了。嘉德罗斯摸着下巴,想,看来是个苦逼的上班族。


正在他无聊的把格瑞的书翻得乱七八糟的时候,格瑞端着一杯牛奶进来了,

“嘉德罗斯,你怎么不穿鞋就下床了,会着凉的”格瑞放下了牛奶,一把抱住了嘉德罗斯坐在他的腿上

“好无聊,你去哪里了”嘉德罗斯圈住了格瑞的脖子,软软的小手“啪”在格瑞的脸上,就像在撒娇一样,

“出门买了一些东西回来好做晚饭”格瑞抓住他不安分的手,端起了牛奶

“嘉德罗斯,来,把牛奶喝了”

“我不要喝牛奶!”嘉德罗斯把脸转向一边,“拿走”

“不喝会饿的”

“那你放在那里,我待会喝,我有点困了,想睡觉”嘉德罗斯翻下格瑞的腿,小腿噔噔的跑回了被窝里,露出了金灿灿的脑袋,一双水灵的眼睛盯着格瑞,仿佛在催促格瑞快点出去。


在格瑞各种软磨硬泡下,嘉德罗斯终于舍得抱起牛奶杯,伸出舌头,小心地舔了一下,

“果然,牛奶什么的最难喝了”嘉德罗斯的脸都要皱在一起了,

格瑞看着他纠结的样子,突然觉得把他带回来也不是件坏事。自己一个人待久了,房子也冷冷清清的没有人气。

突然多了个小太阳一般的存在,格瑞的生活,仿佛也变得不那么无聊了。


————————————————————————

为他们疯狂打Call

 @℃+♪ è°¢è°¢å®¤å‹çš„地狱催文,2333